??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解放军史 >
八路军抗日战争战略部署重大变更纪实(上篇)
2017-08-23 16:23:13 信息来源: 点击:

1937年七七事变后,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开赴抗日前线对日作战。原本决定,八路军的三个师,全部集中部署在以恒山山脉为中心的冀察晋绥四省交界地区,“集中作战,不得分散”。但是,八路军出师后仅仅半个多月,即在一一五师已经到达、一二○师即将到达预定战场时,中央军委决定变更原定部署,部队不再全部开往四省交界地区,改为在山西境内实行战略展开,分兵发动群众,创建晋东北、晋西北、晋东南和晋西南抗日根据地。

  这次实行的战略部署变更,是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的一个历史性的重大决策,对于争取八路军的战略主动权,对于整个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战略方针的奠定和实施,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现将这次战略部署变更的过程,以纪实的形式整理出来,供关注这段历史的读者参考。

?

八路军集中部署于“四省交界地”决定的形成

?

?  1937年8月4日,蒋介石在南京召开国防会议,邀请中共代表参加,讨论对日作战问题。在这次会上,中共中央提出八路军部署在“四省交界地”的战略方针,得到蒋介石的认可。
八路军部署在“四省交界地”方案的提出

  1937年8月4日,张闻天和毛泽东代表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致电出席国防会议的中共代表周恩来、朱德、叶剑英,请他们向国防会议提出十条“国防问题,我们的意见”。其中,第八条讲八路军兵力的使用和部署问题:“依现时情况,红军应出三分之一兵力,依冀察晋绥四省交界地区为中心,向着沿平绥路西进及沿平汉路南进之敌,执行侧面的游击战;另以一部向热冀察边区活动,威胁敌后方(兵力不超过一个团)。”

  8月5日,张闻天、毛泽东在答复朱德、周恩来等人的电报中,进一步明确:“红军担负以独立自主的游击运动战,钳制敌人大部分,消灭敌人一部分的任务。具体要求,指定冀察晋绥四省交界地区(四角地区,不是三角地区),向着沿平绥西进及沿平汉南进之敌,以出击侧面的扰乱、钳制和打击,协助友军作战。”

  ?9月3日,毛泽东指示即将赴山西的周恩来、朱德、彭德怀、任弼时,与阎锡山交涉八路军的活动区域为21个县:察哈尔省涿鹿、阳原、蔚县,河北省宛平、房山、涞水、易县、完县、唐县、曲阳、行唐、灵寿、平山、涞源、阜平,山西省灵丘、广灵、浑源、繁峙、五台、盂县。其中,“涞源、阜平、灵丘三个全县作为我军之中心根据地”,并指出:“以上共21县,有些是全县,有些是部分,均必须确实指定,并由南京及晋阎令知三省省政府转会各县县政府,同时令知各县及其附近之县驻军,说明红军之布防及创造游击根据地之任务。因为如不明白规定红军之区域及任务,并用通令下达友军及地方,势必因区域不明、任务不定而发生许多纠纷。”

“四省交界地”部署方案被洛川会议和蒋介石认可

  为使全党和八路军适应全国性抗战开始后,国内出现的错综复杂的新形势,制定正确的抗战路线和战略方针,中共中央政治局于8月22日至25日,在陕北洛川县冯家村召开了扩大会议。出席会议的政治局委员及候补委员有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秦邦宪、朱德、任弼时、关向应、凯丰、张国焘;其他有关人员有彭德怀、刘伯承、贺龙、林彪、聂荣臻、徐向前等人。

  会议由张闻天主持,毛泽东代表中央政治局作了关于军事问题和同国民党的关系问题的报告。关于军事问题,毛泽东指出:“全国抗战的战略总方针是持久战,而不是速决战,持久的结果是中国胜利。按照目前敌情,日本进攻的主要方向是华北。红军主要作战地区是冀察晋三省之交地区。红军应以创建根据地,钳制与消耗敌人,配合友军作战(战略支队任务),保存和扩大红军为当前基本任务。”

  会议对毛泽东的报告进行了认真讨论,对八路军作战地域的战略部署没有人提出异议,毛泽东的报告获得通过。最后毛泽东代表政治局对会议作了总结,通过了《关于目前形势与党的任务的决定》、《抗日救国十大纲领》、《为动员一切力量争取抗战胜利而斗争》等文件。

  八路军在冀察晋绥四省交界地区的部署,此前也得到了蒋介石的认可。8月15日,蒋介石致电国民党陕西省政府主席蒋鼎文转达八路军:“兹规定朱毛军之任务,以进出冀东,截断敌人后方交通为目的,拟先使其集结平汉路以西,平绥路以南地方,一面掩护第一战区左翼,一面策应南口为其任务。”“以一师……主力由保定下车,经易县、涞水,向蔚县、怀来之线前进”;“以一师……至阳明堡下车,到灵丘、广灵、蔚县一带”;“其余一师继续由南同蒲铁路输至上述地点”。


八路军“四省交界地”部署的实施


  洛川会议前后,战场形势发生了新的变化。8月19日,日本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由张北南下,进攻张家口,27日张家口失陷,日军控制了平绥铁路东段;北平之敌向房山、良乡、门头沟以西山地进犯;天津之敌南犯独流镇等地。与此同时,日军参谋本部8月24日决定,再由日本国内抽调四个师团赶赴华北战场,以便迅速实现其夺取华北的战略企图。在日军不断增强兵力并大举进攻,华北战局进一步危急的形势下,八路军不待完全改编就绪即誓师出征,按照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既定的战略部署开始行动。


一一五师到达“四省交界地”

  该师是分两个梯队,向“四省交界地”开进的。第一梯队三四三旅由林彪率领,第二梯队三四四旅和师部机关由聂荣臻率领,分批开赴晋东北前线。

  ?8月19日,红军尚未改编,中革军委命令红一军团,作为红军抗日先遣兵团,率先开赴抗日前线对日作战。8月22日,一军团在陕西泾阳县云阳镇誓师出征。8月27日,一军团行军至陕西高会时,接到改编为一一五师三四三旅的命令,当即改换国民革命军军装。8月30日,三四三旅在韩城芝川镇渡河,当日先头部队抵达山西省万荣县荣河镇。9月4日,全旅分批从侯马登火车北上。9月5日,列车到洪洞时铁路被雨水冲坏,部队下车徒步北行。

  9月3日,毛泽东致电彭雪枫,指示“我一方面军原定在代县下车,向蔚县集中,现蔚集中不变,如代县有友军则改在代县之阳明堡下车”。

  9月14日,部队到达山西繁峙县大营镇。当日,周恩来和彭德怀致电毛泽东、朱德,提出:“一一五师主力集结涞源,小部占领蔚县,派出三四个游击支队,在蔚县东北及涞源全境、易县西部,广泛地发动和组织群众,在灵活的活动中打击敌人小部队,彻底破坏飞狐口以北的道路、桥梁,使敌坦克、炮兵运动不易。”

  ?9月15日,朱德、任弼时致电毛泽东、彭德怀,“建议一一五师宜以一部活动于蔚县、涞源敌人侧后,以达钳制该敌转向平汉铁路前进,配合平汉友军作战;以一个营伸出蔚县、广灵以北山地,向大同、张家口间积极活动,‘配合晋军行动’;主力部队‘集结灵丘、阜平、涞源地区,待机行动’”。

  9月17日,三四三旅进入灵丘县。

  9月23日,三四四旅经芝川、侯马、太原、原平、五台、阜平,到达灵丘县上寨镇,与三四三旅会合。当日,接到八路军总部“一一五师应即向平型关灵丘间出动,机动侧击向平型关进攻之敌”的战斗号令后,全师在上寨镇进行平型关作战动员。

  9月25日,一一五师打响平型关大战,首战告捷。

  一二0师即将进入“四省交界地”

  9月2日,一二○师在陕西富平县庄里镇举行出征誓师大会,3日开动,9日由韩城芝川镇渡过黄河,经侯马、临汾,17日进抵榆次火车站。

  9月4日,即该师出动后的第二天,毛泽东致电朱德、彭德怀、任弼时,指示:“我二方面军应在原平下车步行,经大营镇、灵丘、广灵,至蔚县集中。”

  9月14日,周恩来、彭德怀致电毛泽东、朱德,建议“百二十师主力集结于灵丘,小部向广、蔚间游击,袭击进攻广灵敌之翼侧,并于灵丘全境、广灵、浑源南部、繁峙东部广泛发动群众”。

  9月15日,朱德、任弼时致电毛泽东、彭德怀,主张“一二○师‘宜经五台向阜平集结’,以后使用于‘蔚县、涞源以北山地’,向平绥(大同以东)铁路线发展游击,以便一一五师能够集结,并发动群众创造根据地;‘大同失守后之情况,最好抽出陈伯钧所率之一团或陈先瑞部配适当干部使用于大同西南地区,扰敌向南及绥远前进,并创根据地”。

  对于一二○师进入“四省交界地”后的部署,在中央军委与八路军总部领导人的讨论意见尚未最后统一之际,毛泽东发出变更战略部署的电报,一二○师便在榆次就地待命。

  ?一二九师未及向“四省交界地”开动

  八路军出征时,因蒋介石还没有同意发表中共向国民党政府递交的《中共中央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故中共将国民党发表上述宣言,承认中共的合法地位,作为一二九师出动的条件。毛泽东说:“第三师非待国民党对主要问题解决后决不出动。”9月22日,国民党中央通讯社发表了《中国共产党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23日,蒋介石在庐山发表《对中国共产党宣言的谈话》,承认了中共的合法地位,一二九师才决定出动。

 9月14日,该师在出动之前,周恩来、彭德怀给毛泽东、朱德发电报,提出:“准备百二十九师依形势发展,进至阜平,担任发动五台、盂县东部,唐县、曲阳、行唐以西,获鹿、平定铁道以北任务。这一区域能扩大本身。”

  9月底,一二九师出动时,中央军委已决定变更原定部署。按新的部署,一二九师主要兵力部署在正太铁路两侧以南地区,但也有部分兵力到了五台,如袭击阳明堡飞机场的七六九团就是从五台出击,胜利完成任务后又回到五台的。

?


?新战略部署的提出和最后确定


  在八路军两个师两三万人日夜兼程向冀察晋绥边界开进的时候,沿平绥路进犯之敌先后突破国民党军天镇、阳高等地防线,于9月13日占领大同,主力沿同蒲路南下,向雁门关、茹越口进攻,一部兵力向绥远进攻,以便切断中苏联系。与此同时,占据宣化、新保安、怀来之敌,向晋东北进攻,占领了蔚县、广灵、涞源,并向平型关进犯,企图击溃国民党军第二战区主力,实施右翼迂回,威胁平汉路沿线国民党军第一战区主力的侧背。敌华北方面军以平汉铁路沿线为主力突击方向,其一部兵力沿平汉铁路及其两侧南犯,另一部沿滏阳河南下,迂回平汉路沿线国民党军侧背,企图歼灭国民党军第一战区主力于河北省中部地区。敌占据天津的部队则沿津浦铁路南犯,以保障其沿平汉铁路南犯之主要突击部队的左翼安全。在上述形势下,毛泽东提议变更八路军的战略部署。

  毛泽东首先征求朱德、任弼时的意见

  9月16日中午,毛泽东给朱德、任弼时发电报,提出变更战略部署的意见。

  ?电报首先指出:“日寇分两路攻广灵、灵丘,晋军已放弃大同,绥远全境实际已失。以五台为中心之晋东北,日寇将以重兵进据并继续攻取太原。在此情况下,我三个师已无集中晋东北一处之可能,更无此必要。”

  电报接着谈道:“拟以百十五师位于晋东北,以五台为活动重心,暂时在灵丘、涞源,不利时逐渐南移改以太行山脉为活动点(区)。以百二十师位于晋西北,以管涔山脉及吕梁山脉之北部为活动地区。以百二十九师位于晋南,以太岳山脉为活动地区。”

  毛泽东最后说:“你们意见如何?请考虑电复。”

  朱德、任弼时给毛泽东回电

  9月17日,朱德、任弼时回电毛泽东,对一二○师的部署,提出两个方案:

  ?一是仍开赴晋东北。电报说,“在尽可能保持太原,固守雁门关及长城之各口隘,配合东西两面友军活动,争取华北局势之持久,则我二师似以使用于晋东北为妥”。朱、任对实行此方案的理由是:“估计敌占大同后,除华军全无抵抗条件外,敌即刻继续进攻太原,有下列困难。①大同向南须脱离铁路交通(同蒲路轨窄小车厢,日军不能利用);②大同绥远间不肃清,背侧受威胁;③有雁门关各口之险,攻破须时;④涿州我军对平绥线路仍有重大威胁……阎似有守雁门线之相当决心。”

  ?二是开赴晋西北。电报说,“如后方所得情况估计,雁门关绝无法扼守,敌可能进入雁门关以南,则二师自以使用于晋西北为宜”。

  朱、任电报最后说,“现二师全部运榆次,待机行动”,“请速决”(去晋东北还是晋西北)。

  毛泽东详细阐明战略部署变更的意义

  9月17日,毛泽东给八路军总部及三个师的领导人发出一封长电,首先详细阐明他对敌情的判断,指出:敌之战略计划是“以大迂回姿势,企图夺取太原,威胁平汉线中央军而最后击破之,夺取黄河以北。以此姿势,威胁河南、山东之背,而利于最后夺取山东,完成其夺取华北五省之企图。其总的战略方针,是采取右翼迂回”。“涞源、灵丘为敌必争之地……恒山山脉必为敌军夺取冀察晋三省之战略中枢,向此中枢出动主力,此点已为浑源、蔚县、广灵之被占所证明。”
毛泽东最后说:“依上情况及判断,为战略上展开于机动地位,即展开于敌之翼侧,钳制敌之进攻太原与继续南下,援助晋绥军使之不过于损失力量,为真正执行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为广泛发动群众,组织义勇军,创造游击根据地,支持华北游击战争,并为扩大红军本身起见,拟变更原定部署,采取如下之战略部署:①我二方面军应集结于太原以北之忻县待命,准备在取得阎之同意下,转至晋西北管涔山脉地区活动。②我四方面军在外交问题解决后,或在适当时机,进至吕梁山脉活动。③我一方面军则以自觉的被动姿势,现时进入恒山山脉南段活动,如敌南进,而友军又未能将其击退,则准备依情况逐渐南移,展开于晋东南之太行太岳两山脉中。”

  ?毛泽东反复强调一二○师决不能用于晋东北
  9月18日,毛泽东接彭德怀电,彭重申“一二○师及总直属队进到阜平、五台及灵丘”的部署。于是,毛泽东即刻致电朱德、彭德怀等人,指出:“恒山山脉是第一战区与第二战区接合部,敌主力必从此进,我林师现已当了正面,处于完全的被动地位,贺师决不能用于此方,应速向晋西北转进……兄应向阎提出贺师以五寨、神池、平鲁为根据地,向绥远游击,钳制敌军南下。”

  9月19日,毛泽东在答复彭德怀18日的来电中,进一步指出:“五台、定襄、盂县地域狭小,敌进太原后即在其包围中。林彪、杨爱源二部在此区域,亦属暂时性质,无持久可能。判断该地区只能支持数千人的游击战争。”“贺龙部应位于晋西北,处于大同、太原之外翼,向绥远与大同游击,方能给敌南进太原以相当有效的钳制作用。五台区域有林、杨二部,十分足够,贺师再去,则失战略意义……因此贺师应速赴晋西北占先着。”

  9月20日,毛泽东答复贺龙、关向应并告朱、彭、任电:“19日电悉。你师集中忻县待命转向晋西北活动,候周、彭与阎交涉防地后,听朱、彭命令执行。”

  林彪表态“同意贺师用于晋西北方向”

  9月19日,林彪致电毛泽东、朱德、任弼时,认为“毛主席18日关于贺师使用问题指示完全正确”。他分析说:“目前敌正以主力向晋冀交界地向西南前进,企图迂回雁门关后路。涞源已失守,灵丘日内亦将失守,我师已处于正面防守,我令徐旅不走大营,改经五台、阜平向涞源进,力求避免陷于正面。但因地形窄狭,仍难完全移至敌侧,如贺师使用于此方,将使红军主力处于敌正面之窄狭区域内,殊为不利,难以发挥红军之游击运动战之特长,达到钳制敌人南下之任务。”因此,林彪认为“贺师以用于毛主席所示方向与地域为妥,以便用该方面之广大地域向敌右侧侧背积极活动”。

  毛泽东力促“战略方针归于一致”

  9月21日,毛泽东复电彭德怀,请他“对于个别同志不妥当的观点给予深刻的解释,使战略方针归于一致”。

  9月18日,彭德怀在致毛、朱、任的电报中提出一个观点,受到毛泽东的称赞。彭德怀主张“目前应尽力争取山西相当持久,以便利发动和组织恒山、太行山脉及晋绥群众,使敌虽深入山西,还处在我们游击战争的四面包围中”。

  毛泽东在21日复电中说:“我完全同意你18日电中‘使敌虽深入山西,还处在我们游击战争的四面包围中’这个观点。请你坚持这个观点,从远处大处着想,对个别同志不妥当的观点给予深刻的解释,使战略方针归于一致。”

  毛泽东特别强调:“今日红军在决战问题上不起任何决定作用,而有一种自己的拿手好戏,在这种拿手戏中一定能起决定作用,这就是真正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不是运动战)。要实行这样的方针,就要战略上有有力部队处于敌之翼侧,就要以创造根据地、发动群众为主,就要分散兵力,而不是以集中打仗为主。集中打仗则不能做群众工作,做群众工作则不能集中打仗,二者不能并举。”

  毛泽东告诫某些同志:“目前情况与过去国内战争根本不同,不能回想过去的味道,还要在目前照样再做。”

  变更战略部署的方针,形成全军共识

  9月21日,彭德怀于20日会见阎锡山后,向毛泽东等报告:“我提百二十师出晋西北,阎不十分赞成,黄绍■(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坚决反对。我一度坚持后,(阎同意)以一旅及一百二十师直属队去晋西北,以神池为指挥中心,小部伸出左云(敌已逼近左云)、右玉,向敌袭击,并发动与组织五寨、岢岚、河曲、偏关地域群众,主力即在神池、宁武集结训练。”

  9月20日(或21日),林彪给八路军总部发电报指出:“黄绍■……坚持反对态度,证明国民党企图以我牵制日寇南下,同时陷我军于平绥、平汉、同蒲、正太四铁路中,受日寇四面围剿之境地,以防止我军支配国民党统治区域,此为国民党对日寇一箭双雕之妙计。”林彪强调“我军必须坚持军委决定之战略部署,以一方面军在同蒲路以东活动,以二方面军在大同以西活动,四方面军……过河后亦使用于同蒲以西”。

  9月21日,八路军总部发布《关于八路军行动方针》,其中规定三个师的活动范围是:一二○师在晋西北,一一五师在晋东北,一二九师预计在正太路以南太行山脉。这体现了毛泽东和中央军委新的战略意图,表明全军实现了“战略方针归于一致”。■

  毛泽东进一步指出:“过去决定红军全部在恒山山脉创造游击根据地的计划,在上述敌我情况下,已根本上不适用了。此时如依原计划执行,将全部处于敌之战略大迂回中,即使第二步撤向太行山脉,亦在其大迂回中(设想敌占太原之情况下),将完全陷入被动地位。”


地址:南阳市宛城区人民政府院内1号楼

电子邮箱:nywcdssk@163.com 豫ICP备:豫ICP备17030993号

beat365_怎么在beat365买世界杯_beat365官网手机版主办 技术支持:创想网络